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两性 > 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中国与朝鲜半岛的战略关系

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中国与朝鲜半岛的战略关系

自古以来,朝鲜半岛和中国大陆唇齿相依。可以说在地缘政治史上,但凡朝鲜半岛有点风吹草动,中国都有可能卷入其中,历史上发生过多次大规模的相关战争,比如,1400多年前的隋唐东征,两朝四天子前后用兵十余次,整个东北亚地区的国家和政权都卷入其中;又如明代万历年间的壬辰援朝抗倭战争,自1588年打到1598年;近代还有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如果不从大历史角度来分析,说不清楚朝鲜半岛和中国密切的战略关系。

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中国与朝鲜半岛的战略关系

一、从二分法和三段论看东北亚地缘政治结构

中国和朝鲜半岛特殊的地缘关系与东北亚地缘结构有关,这可以用地缘政治学二分法和三段论去理解。

地缘政治学的二分法是政治地理观察法。地缘政治研究大师麦金德提出了海陆相对立的地缘政治研究二分法,认为欧亚大陆是世界地缘政治争夺的中心,是个“大陆岛”,以此为中心形成三层地缘结构,即枢纽地带、边缘地带(或内新月形地带)、“海上世界”的外新月形地带。欧亚大陆内部从蒙古高原到东欧的地带是古代游牧民族横行的通道和基地,即“枢纽地带”或“心脏地带”。古代草原帝国常常攻击大陆沿海的“边缘地带”,而更外围的新月形地带则为海上强国的领地和势力范围,三个部分构成同心圆结构。麦金德还使用海洋国家和大陆国家的概念。1943年他发表论文《周围的世界与赢得和平》,动态地修订心脏地带的范围。二战后期美国人斯皮克曼吸收麦金德理论的精华,“倒式”地提出边缘地带控制权的战略价值不亚于大陆内部的枢纽地带,大陆强国和海上强国谁控制了边缘地带,谁就可以占据战略优势。斯皮克曼坚持了麦金德提出的权力(力量)二分论和地理上的海、陆、边缘三段论。麦金德重视“心脏地带”,而斯皮克曼却更重视边缘地带。

以地缘政治经典理论来看,东北亚的政治地理结构也可划分为三部分:朝鲜半岛周边包括中国东北地区外侧是海陆过渡地带,具有边缘地带的特征;处于第一岛链的日本是岛国,海洋地带;而中国和西伯利亚属于大陆地带。俄罗斯和美国作为海陆大国是近代才出现在东北亚的,之前西伯利亚近乎权力真空。三种地带的关系要动态的在具体的空间条件中理解。古代中国统一王朝在初创和强盛时期,一旦解决了北方游牧民族的威胁,控制东北地区后,就屏蔽或替代了源自心脏地带并称雄边缘地带的游牧民族大陆强国角色,结果以边缘地带强国的身份填充了大陆强国的位置。因此,在古代东北亚,中国王朝控制的大陆地区、朝鲜半岛、日本列岛三个部分常常构成了大陆地带、海洋地带及中间地带三段不同地理区域。在古代,由于大陆地带的权威更具领导力量,因此维持地区地缘结构平衡的原理首要在于构建中间地带和大陆地带的友好关系,一旦发生国际冲突,恢复和平的方式也是如此,而在近代,海上力量突显,海陆不同力量之间的平衡或和平相处成为维持地缘平衡和地区和平的要素。东北亚地区的海陆过渡地带或是说边缘地带在朝鲜半岛,这是东北亚的战略重心。

展开全文

二、制海权——朝鲜半岛重要的战略价值

正如海权论之父马汉说的:“世界前进的速度和方向主要由地理条件和自然环境所决定,除此以外,动力的作用下,这种原始素材逐渐被编织到历史之中。”朝鲜半岛的自然环境和海洋环境决定了地缘结构的特性,即制海权在周边具有重要性。

东北亚的战略重心在于边缘地带的朝鲜半岛及其临近海域,而这个重心的内部枢纽在半岛西南部及其周边的黄海和对马海峡。半岛多山少平原,山地和丘陵约占三分之二,山脉多集中于东侧日本海沿岸。半岛北部和东部地势高,西部和南部坡度平缓,形成小的平原和低地。半岛两侧水温也不同,日本海较寒冷,港口条件差。黄海东海一侧海水较温暖,有不冻港,因此良港和下游盆地都集中在西部海岸线,其中以半岛西南部的滨海地带为主,如现代釜山是韩国第一大港口,现代半岛南部和西南部仍是经济发达地带。熊津江口的仁川是现代韩国西海岸最大港口,与山东、辽宁隔海相望。历史上朝鲜通过仁川与清朝进行贸易,而660年苏定方指挥的唐朝跨海远征军就是从仁川登陆,早于麦克阿瑟发动的仁川登陆1290年。历史上极少有登陆战在朝鲜半岛日本海海岸一侧发生,两栖战总是集中在半岛南部近黄海东海侧和对马海峡的良港发生;在日本海海岸发动登陆战,则会面临崖地和山岭阻隔。

本文地址:http://www.nuomifan.net/jiankangliangxing/17680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